一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07:39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美元主导的这个国际货币金融制度,美元占据绝对的结算和储备货币地位,意味着中国牺牲资源环境、压低劳动力价格、导致内部社会矛盾非常复杂,出口换回来的货币主要就是美元,但你自己并不能用。虽然人家口头上说中美互惠,但对不起,你想买人家的技术、新装备等等,凡属于能够有助于中国进一步发展和产业升级的,你都买不到。美国允许你买什么呢,只允许你买收益回报率最低的美国国债。然而海外的跨国公司,特别是美国的大型跨国公司进入中国,因为中国要素价格低,所以他们能赚到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收益。中国拿到大量出口换回来的美元投资到美国国债市场,相比只有人家十分之一的回报率,当然不合算。又因为中国的金融管理制度和强制结汇,我们对冲增发货币越来越多,也导致中国金融相对过剩。我们的储蓄率很高,现在各地银行的贷存比很低,贷款占存款的比重很低,大量的资金用不出去。所以中央才强调金融供给侧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这是一种虚拟经济的增长,也是一个泡沫化的过程,但在统计上就是飞速增长。因此,美苏之间立刻形成鲜明对比,导致了意识形态化的比较和说法。诸如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所代表的是人类的发展方向,因为发展速度非常快。苏联东欧代表的是一种集权专制,严重障碍经济发展,就被比下去了。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形成于1980年代。当然,中国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大规模推进对外开放,带动国内经济改革。大量外资涌进中国,跨国公司在一个超大型国家开拓了投资空间,获利大幅度增长,也是在这个阶段,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,美元指数也在明显增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战略,其实就是在城市发生各种各样危机的时候,要让城乡之间的交流,特别是要素的自由流动,乃至于人的自由流动,成为一个新的趋势。城里人可以大量的下乡,甚至可以在乡下有谋生的条件。因为当大的危机爆发的时候,往往是“大乱避乡,小乱避城”,城市几乎要靠大量的外部输入能源、原材料才能维系,当外部的能源、原材料中断的时候,这种城市化的生存方式就会受到巨大的挑战,城乡融合就是我们应对这种非理性的新冷战挑战的重要战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进入到1980年代,正好是中美在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军事等各方面关系处在蜜月期的时代,所以1970年代以后的人们没有机会经历了。而他们又是目前中国各界的主力,大家没有经验,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是正常的,但因为不了解所以没有经验,我们这些还健在的老人,应该把当年怎么回事做个解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是用这种速度去复工复产,仍有40多万家企业已经注销和歇业了。我们记得2009年当华尔街金融海啸爆发,外需下降的时候,当时中国只有六万多家企业倒闭,就有2500万打工者失业。现在如果40多万家企业歇业关厂、倒闭,那该有多少人失业。当然,现在有关统计数据显得不高,也就是几千万。但话又说回来,大量的打工者是不被登记的,因此你要统计是有一定难度的。但总之,几十万家企业进入歇业状态,或者是注销状态,那就有点像1990年代,当时40万家国有中小企业关厂,也不能完全叫做破产,基本上是歇业了,约四千五百万国企职工下岗,那会不叫失业叫下岗。今天又是四十多万,当然这个四十多万很可能不是国有企业,主要是民营企业。但是按现在的说法,民营企业占了中国就业的百分之七八十,那可以算算实际上发生的失业应该是多少,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得不去尽一切可能复工复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形势下,中国提出集中全国的科技力量、工业力量等等,搞两弹一星。按毛泽东的说法,“我就是要饭我手里也得有根打狗棍”。美苏双方之所以不再打热战,第三次世界大战打不起来,其中一个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原因,就是双方都有核武器,核恐怖平衡。并且1960年代,中苏双方发生交恶的时候,中国已经开始遭遇到核武器威胁了。1958年金门炮战,美国人也曾经发出过威胁,准备使用核武器攻击中国。此外,中国还从1963年开始三线建设,因为这些年形成的一些工业基础基本上在沿海大城市,就要向内地转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时大家说会不会谁家下水道堵塞了,这味道太冲了,我还笑着说你们十几个人天天在这坐半天也没发现有问题吗?”大牛说,现在想起来,觉得有点后怕,自己住的是个老小区,当时阿姨告诉她,可能是谁家的垃圾打翻了,让她先休息,她也没多想就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事情今天想起来很无厘头,当年却是大行其道。老冷战时期有很多荒唐的事情,但是这还不算是最为恶劣的。最恶劣的,是以自由主义名义强制要求所有发展中国家站队,以反共名义在发展中国家搞暗杀、搞政变,甚至把那些搞军事独裁的政权推上去。老冷战时期的这些荒唐行径,在今天新冷战发生的时候,仍然会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元的结算份额下降,当然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也会下降。这就造成了对美元在后冷战时期所形成的金融霸权的巨大挑战。美国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?我们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,美元的背后是美军,有美军撑着的美元才是美金。美军对美金的支撑需要一套制度来维护和巩固,这就是所谓的美制,美国的制度体系要求大家都接受,你接受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才能方便的占有你的收益。制度转轨这个概念就成了各个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说法,往往包装成各种普世价值,要求你必须接受。比如原来说让中国融入,就是让中国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来进行改革,你没按照这一套改,你就属于被美国排斥的目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9年美国制裁也是外资全撤,那个时候苏联解体了,唯一的依靠西方资本全撤了。当时中国正在工业化高涨时期,外资撤走是很突然发生的,所以中国全无准备,于是进入了4年的衰退期,直到1993年才再度进入高涨。我们很清楚的记得,当时农民收入增长速度下降,农产品卖难,城市企业一片萧条衰退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中国人当时有一套应对办法,最终走出了危机。只是这个过程是磕磕绊绊的,中国当时以国内的财政金融为主要调控手段,虽然出现了经济增长,但经济增长很快就导致1994年的严重通胀,从一个危机到另外一个危机。然后逐渐转向外需拉动为主,逐渐又恢复对西方的各个方面的依赖关系,一直进入到新世纪加入WTO。